<track id="d77hd"></track>
      <track id="d77hd"><strike id="d77hd"><ol id="d77hd"></ol></strike></track>

        <pre id="d77hd"><strike id="d77hd"></strike></pre>

        <big id="d77hd"><ruby id="d77hd"></ruby></big>
        <pre id="d77hd"><strike id="d77hd"></strike></pre>

          <noframes id="d77hd">
          <p id="d77hd"><ruby id="d77hd"></ruby></p>
          法治網首頁>>
          要聞>>
          退燒鎮痛類藥品一盒難求 一些藥店大幅提價捆綁銷售
          依法嚴懲囤積居奇哄抬藥價違法行為
          發布時間:2022-12-12 08:09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記者走訪北京市多家藥店看到,藥店門口多排著長隊伍,隊伍進展緩慢,且很多購藥者等來的都是“沒有了”“缺貨”等答復。電商平臺已難尋連花清瘟、抗原試劑盒等現貨。有線上自營藥房限量供應連花清瘟,上架即被搶購一空

          ● 有北京市民連跑6家實體藥店購買連花清瘟,其中5家已經售罄,唯一有貨的藥店已經漲價至150元一盒。一些地方的藥店將連花清瘟與其他藥物捆綁銷售,取名為“防疫套包”,價格從399元至888元不等

          ● 要加強輿論引導,避免公眾恐慌性采購。監管部門加大線上線下的巡查力度,實行線上線下一體監管,建立藥品、醫療器械的全生命周期信息追溯體系,達到“早發現、早打擊、早曝光”,從嚴從重從快打擊違法行為

          漫畫/李曉軍

          □ 一線調查

          □ 本報記者 文麗娟

          “連花清瘟、藿香正氣、板藍根、體溫計、抗原試劑盒都沒有了?!?2月10日上午,北京市朝陽區一藥店門口,店員對著長長的隊伍高聲吆喝,“買這些醫藥用品的人,別排隊了?!?/p>

          話音剛落,人群里一陣唏噓。有人掉頭離去,有人準備再等等碰碰運氣。

          近日,《法治日報》記者走訪北京市多家藥店看到,藥店門口多排著長隊伍——幾乎所有人都為四類藥物(退熱藥、止咳藥、抗生素和抗病毒藥品)或抗原試劑盒而來。隊伍進展緩慢,且很多購藥者等來的都是“沒有了”“缺貨”“明天再來”等答復。

          有人說,自己根據網絡攻略或親朋推薦的清單尋找目標藥品,已經輾轉多家藥店,均無功而返;有人說,不想空手回去,只要藥店有相似的四類藥品,便買上幾盒。

          記者采訪發現,隨著各地防疫政策逐步細化優化,公眾購買退燒藥、抗原試劑盒等醫藥用品的需求激增,多地出現相關商品斷貨的現象,一些商家借機大幅提價。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連續發文規范醫藥用品等涉疫物資價格和競爭行為,告誡相關經營者不得在標價之外加價出售商品,不得哄抬價格,不得串通漲價等,著重提及對哄抬連花清瘟藥品價格進行核查處理。

          多位受訪專家指出,相關經營者利用疫情囤積居奇、哄抬物價,涉嫌違反價格法、反壟斷法、電子商務法以及《明碼標價和禁止價格欺詐規定》等法律法規,亟須加強對涉疫醫藥用品的市場監管,建立“政府規范引導、行業誠實自律、公眾參與監管”的監管體制機制,保障醫藥用品的質量、價格、供應以及流通。

          囤藥數量遠超供給

          線上線下普遍缺貨

          聽到上述藥店店員喊沒貨了,正在排隊的北京市民賈先生有點慌??吹角懊鎺讉€排隊的散了,他趕緊跑上前去,請店員推薦幾款有相似功效的藥品。六七分鐘后,店員拿著兩大袋藥品放在賈先生面前,告訴他哪一種是止咳化痰的、哪一種是緩解腹瀉的、哪一種是提高免疫的。一結賬,643元。

          “有點無病亂投醫的感覺?!辟Z先生拎著兩大袋藥自嘲道,“但家里有老人小孩,馬虎不得,各種藥都買點,有備無患?!?/p>

          賈先生離開后,孫女士走上前咨詢有無“布洛芬”,只聽店員回復:“布洛芬早就沒了,最近都沒貨了。所有退燒藥都沒貨了?!鳖H為失望的孫女士告訴記者,為了買布洛芬,她已經奔走10多家藥店了。

          據該藥店店員介紹,因為網絡上有新冠陽性患者稱,患病后渾身酸痛,布洛芬的鎮痛效果好,于是不少人開始搶購布洛芬,導致這款藥物緊缺,近期補貨也不容易。

          記者連續多日走訪數家實體藥店發現,連花清瘟、布洛芬、對乙酰氨基酚緩釋片和抗原試劑盒等均已售罄,到貨日期不定。被公眾認為有“平替”效果的蒲地藍消炎口服液、藍岑口服液等,在部分藥店也已斷貨。此外,一些以前并未受到關注但這次被劃入“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療常用藥參考表”的藥品,如氯雷他定、六神丸等,也出現了走貨加快甚至在部分藥店斷貨的現象。

          許多藥店因忙不過來,停止線上接單,優先滿足到店需求;有些藥店根據公眾需求,將具有相似功效的四類藥品打包銷售,擺放在店門口,由公眾掃碼自行購買。

          一些醫院也面臨缺貨。北京市某三甲醫院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近幾天來配藥的市民特別多,目前醫院已經沒有相關藥品;北京市朝陽區某醫院的連花清瘟顆粒12月9日下午在發熱門診出現斷貨,直到晚上才恢復供應。

          除北京以外,記者電話聯系湖南長沙、廣東廣州、四川成都、陜西延安、河南鄭州等地多家藥店和多位市民,均被告知,連花清瘟、布洛芬和抗原試劑盒在線下實體店很難買到。

          線上購藥情況同樣不容樂觀。截至記者發稿時,電商平臺已難尋連花清瘟、抗原試劑盒等現貨,部分仍能下單的或非內地版本藥物,顯示需要等待4至7天才能發貨。京東自營藥房目前對連花清瘟實行限量供應,每天上午10點和晚上8點各上架一次,上架即被搶購一空,每人每個月限購3盒。多款購物App“止痛鎮痛用藥榜”排名靠前的分別為不同品牌的布洛芬、對乙酰氨基酚緩釋片、蒲地藍消炎片,均顯示“無貨”。

          一位電商從業者稱,消費者出于各種心理囤藥,購買數量遠遠超過日常市場供給,此類缺貨狀況可能需要一兩周才能緩解,但目前物流沒有全部恢復,能否及時補貨至各地區是一個問題。

          醫藥用品價格猛漲

          不同平臺差距較大

          供不應求導致了漲價。

          北京市民周先生在網上給孩子尋找一款解熱鎮痛類藥物,他發現有網店對100ml*1瓶的對乙酰氨基酚口服混懸液售價209.4元,而以前只需30元左右。此外,商家還悄悄提高了快遞費,以前一般只需五六元,如今漲至20元。

          “網紅”藥品連花清瘟的漲價情況備受關注。11月下旬,連花清瘟在經歷缺貨風波后,部分藥店就進行了不同程度提價,有藥店將以往約30元/盒的0.35g*48粒的連花清瘟膠囊售價至46元/盒,提價幅度超50%。如今,部分藥店的提價幅度更大,不同平臺、不同藥房之間的價格差距也比較大。

          以一盒0.35g*24粒的連花清瘟膠囊為例,某外賣App上不同藥房的售價不同,最低12.25元,最高58元,但均顯示“休息中”;某購物App上不同藥房的單價則在14.8元至59.9元不等。

          北京市民楊先生告訴記者,12月7日,他在朝陽區和海淀區6家實體藥店購買連花清瘟,其中5家已經售罄,唯一有貨的藥店已經漲價至150元一盒。

          一些社交平臺上也出現了類似亂象。記者注意到,有人在社群內出售連花清瘟膠囊,0.35g*24粒150元。

          還有一些地方的藥店將連花清瘟與其他藥物捆綁銷售,取名為“防疫套包”,價格從399元至888元不等。

          除藥品外,抗原試劑盒近期也出現大幅漲價。12月初以來,在各類電商賣家、團購小程序上,抗原試劑盒從以前常見的每份3元、4元漲至6元、7元。還有人在社交平臺上賣出了每份9元、10元的價格。

          記者就漲價緣由采訪多家藥店店員和網購平臺客服人員,對方大多稱“漲價是無奈之舉”,因為一些緊俏藥品很難調到貨,好不容易進到的藥品也是高價貨,進貨時就已經漲價了,藥店也沒辦法。

          北京市朝陽區某藥店一名工作人員說,由于進貨渠道不同,有的小藥店被各級經銷商層層加碼,只能拿到高價藥品,加上人力成本和運輸成本,導致藥價大幅上漲。

          哄抬價格捆綁銷售

          涉嫌違反法律法規

          “部分市民出于對疫情蔓延的恐慌心理以及防范意識,‘囤藥’以求心安或備不時之需,引發購藥熱潮,造成市面上藥店、醫院連花清瘟、布洛芬、藿香正氣等藥物缺貨,且激增的需求導致部分渠道銷售的連花清瘟等藥品價格水漲船高?!北本┲嗅t藥大學岐黃法商研究中心主任鄧勇說。

          他提出,部分藥店存在借疫情防控政策優化調整之機通過價格、銷售等違法手段賺取高額利潤等不良動機,涉嫌違反價格法中“經營者不得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高上漲”的規定。

          根據價格法規定,經營者違反明碼標價規定的,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可以并處5000元以下罰款;有價格欺詐行為的,最高可處50萬元罰款;對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囤積居奇,推動商品價格過快、過高上漲的,最高可處300萬元罰款;對相互串通,操縱市場價格造成商品價格較大幅度上漲的,最高可處500萬元罰款。

          對于部分藥店存在的捆綁銷售、搭售其他商品等行為,鄧勇認為,其涉嫌違反反壟斷法和電子商務法,具備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如果進行不合理的搭售,便屬于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違法行為。經營者在搭售商品時,要用顯著方式向消費者提示注意,否則即使不具備市場支配地位,也屬于違法行為。

          “要加強輿論引導,避免公眾恐慌性采購。市場監管部門要加大對囤積居奇、哄抬價格,捏造散布漲價信息、搭售等違法行為的查處力度,不給不良商販可乘之機?!遍L期關注醫藥領域的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杜秀軍說。

          線上線下一體監管

          提高產能滿足需求

          12月9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關于涉疫物資價格和競爭秩序提醒告誡書》,提出“九不得”,其中六條與價格相關,包括不得在標價之外加價出售商品,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標明的費用,不得哄抬價格等。

          對于哄抬價格,文件進一步解釋稱:不得在成本未明顯增加時,大幅度提高價格,或者成本雖有增加但價格上漲幅度明顯高于成本增長幅度。不得強制搭售商品,變相大幅度提高價格。不得無正當理由,超出正常的存儲數量或者存儲周期,大量囤積市場供應緊張、價格發生異常波動的涉疫物資等。

          12月10日,北京市場監管局通報一起高價銷售抗原試劑盒案,擬給予當事人警告和罰款20萬元的行政處罰。

          記者就此采訪相關網購平臺,對方回應稱“會持續監測目前用戶需求量大的醫藥用品價格情況,對囤積居奇、哄抬物價的商家發現一起處理一起,歡迎大家共同監督”,并呼吁“市民理性購買”,無需焦慮,預計很快就會回歸正常。

          針對目前存在的囤積居奇、哄抬物價亂象,鄧勇建議,監管部門加大線上線下的巡查力度,實行線上線下一體監管,從嚴從重從快打擊違法行為。

          “各部門應劃清權責范圍,提高協調能力和運作能力,制訂長效行刑銜接聯防聯控機制。利用信息技術,整合政務資源和藥品醫療器械監管所需的社會資源,打破或降低部門間信息壁壘,實現各級市場監管及藥監部門與公安、藥監、衛生健康、工信等部門聯合聯動,發揮各自優勢,從而提高涉疫物資監管的針對性和有效性,依法嚴查重處藥店或平臺違法經營行為?!编囉抡f。

          他還提出應建立現代化的監管體制,建立藥品、醫療器械的全生命周期信息追溯體系,利用網上藥店交易監測機制,并協調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醫療器械網絡交易監測中心等機構,促進監管體制的信息化、網絡化,對藥品和醫療器械的流通和價格進行監測,達到“早發現、早打擊、早曝光”的效果。

          杜秀軍從企業層面提出建議。他認為,藥品和醫療器械批發企業應充分發揮生產企業與市場的橋梁作用,幫助生產企業制訂和落實生產計劃,提高供給產能,以滿足市場需求;藥店應轉變經營理念,以提高藥學服務水平來擴大影響力,從而提升藥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此外,還需加大對物流企業的支持力度,力保網購藥物及時送達消費者手中。

          從消費者的角度,鄧勇提醒公眾謹慎規范用藥,注意藥物疊加使用的禁忌等,“除了連花清瘟膠囊,公眾還可以選擇其他中藥方劑,服用具有疏風、清熱、解毒、解表、化濕等功效類的中醫藥均有一定療效。但像老年人、有基礎疾病以及免疫力低下的患者,如果高熱無法緩解,有明顯呼吸急促、喘憋等情況,應及時前往醫院就診”。

          責任編輯:劉一鳴
          连开两个女同学的嫩苞小少说
            <track id="d77hd"></track>
              <track id="d77hd"><strike id="d77hd"><ol id="d77hd"></ol></strike></track>

                <pre id="d77hd"><strike id="d77hd"></strike></pre>

                <big id="d77hd"><ruby id="d77hd"></ruby></big>
                <pre id="d77hd"><strike id="d77hd"></strike></pre>

                  <noframes id="d77hd">
                  <p id="d77hd"><ruby id="d77hd"></ruby></p>